• 导航

乐平奸杀案进展:方林崽承认是真凶 检方未追诉

[摘要]被害人代理律师称,当公诉人在法庭上讯问方林崽与被害人无怨无仇,为什么要将人强奸并杀害时,“他说‘5�24案’是他做的,结果把别人判刑了,还是他同村的人,方林崽就想继续作案再搞点事情”。

近日记者获悉,5月11日上午,方林崽涉嫌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强制猥亵妇女一案在江西景德镇中院开庭审理。

这是备受舆论关注的乐平“5�24”冤案被平反后的又一进展。检方追诉自认“5�24案”真凶的方林崽为“9�9案”的犯罪嫌疑人,却未追诉其涉嫌犯下“5�24案”。

三年半后恢复审理 方林崽:不是我做的

5月11日上午,方林崽案在景德镇市中院开审,此案于2013年10月30日第一次庭审,时隔三年半后恢复审理。景德镇市检察院在今年2月13日向中院提交了追加起诉决定书,称方林崽涉嫌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强制猥亵妇女一案,检方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方林崽有遗漏的罪行应当一并起诉和审理。

经景德镇检方查明,1999年9月8日晚,方林崽在乐平市登高山东湖公园门楼处看见被害人邹某新、熊某二人上登高山,其认为邹某新是曾经欺负过他的人,遂于1999年9月9日凌晨0时许,携带一把斧头上登高山寻找被害人。来到登高山羽毛球场附近的四方形凉亭处,发现邹某新、熊某正在四方形凉亭的最东边一个凉亭内发生性关系,方林崽遂上前用斧头猛力击打邹某新头部,造成邹某新死亡。在击打邹某新后,方林崽接着将熊某打伤并制服,反绑熊某双手将其带离杀人现场,行至登高山往东南方向上坡的一个三岔路口处将其强奸,后逃离现场。经法医鉴定,邹某新系因暴力击打头部,致颅骨骨折,颅内出血,颅脑损伤死亡。熊某的伤情为轻伤乙级。

检方认为,方林崽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杀害一人,以暴力、胁迫等手段强奸妇女一名,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依刑法第六十九条,应数罪并罚。

此案被害人代理律师薛荣民也参加了庭审。据其介绍,此次方林崽案恢复审理,在开庭前已经开过两次庭前会议,方林崽及其辩护人、公诉人都参加了。

薛律师介绍,11日的庭审上,检方追加起诉方林崽犯“9�9”案,此项指控遭到方林崽及其辩护人的强烈抵触,“方林崽称这个案件不是他做的,为什么又赖到他头上?”据介绍,在“9�9案”上,方林崽的辩护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认为证据不足,对检方证据提出质疑,申请非法证据排除和重新鉴定,以及要求证人、鉴定人出庭等。

一审出席庭审的知情人士透露,指控方林崽实施“9�9案”最为关键的证据是2014年重新鉴定的精液,警方称该精液于1999年案发当天从女方体内提取,不过当时未送去鉴定,2014年才将此证据送检。

薛荣民与“9�9案”被害人亲属进行沟通时,对方表示如果警方能及时把“9�9案”破了,之后的受害人就不会遭受方林崽的毒手。薛荣民称,法庭上,当公诉人讯问方林崽与被害人无怨无仇,为什么要将人强奸并杀害时,“他说‘5�24案’是他做的,结果把别人判刑了,还是他同村的人,方林崽就想继续作案再搞点事情”。

记者从薛荣民律师处获悉,截至11日晚8时左右庭审结束,方林崽始终未承认“9�9案”是他做的。

一审原审判长回避此案

方林崽案自2013年10月30日第一次开庭后,一直未恢复庭审。薛荣民表示,此案超期审理造成被害人家属情绪极度不稳定。今年1月16日上午,薛荣民向江西高院信访申诉,要求后者责令景德镇中院尽快恢复方林崽案审理,要求景德镇中院对其提出的申请方林崽案审判长沈晓洁回避作出决定。

京华时报曾报道,薛荣民从景德镇中院复制到的方林崽案卷宗显示,没有当年12月4日至7日对方林崽的《讯问笔录》。薛荣民认为,沈晓洁在第一次庭审开始即以结论性的语言直接否定方林崽的自认,很有可能会导致被告人方林崽的漏罪,影响案件公正审理。此外,沈晓洁还曾是“5�24”案审判员,判处黄志强等4人死刑。结合我国法律关于回避的规定,薛荣民要求沈晓洁回避方林崽案,“必须回避,没有商量的余地。”

1月17日,徐晓明称,沈晓洁副庭长不再审理此案,由徐晓明担任审判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