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清明时节,缅怀逝者 追忆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刻

  也许时间会让人淡忘一些东西,但是,他们对公平正义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对检察事业饱含的深沉热爱,让我们难以释怀。清明时节,缅怀逝者,每每追忆他们生命的最后时刻,我们泪流满面…… 

  

  厉建峰(右,逝世前任山东省蒙阴县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二级检察官)与家人在一起 

  厉建峰:可爱可敬的“厉哥” 

  “在这场专项斗争中,广大检察人付出了艰苦的努力,有的甚至牺牲了生命,党和人民不会忘记,全体检察人不会忘记!”3月29日下午,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在与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总结表彰大会检察系统代表座谈时,见到牺牲检察干警、山东省蒙阴县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二级检察官厉建峰家属,他动情地说:“建峰同志走了,我们要传承好英雄的精神,照顾好英雄的家人。有什么困难,请及时和我们说,我们全体检察人都是您的亲人!” 

  张军关切询问厉建峰爱人的工作生活情况,鼓励她化悲伤为动力,照顾好老人,培养好孩子,传承好“家里的红色基因”,并嘱咐当地检察机关要主动为英雄家庭排忧解难。 

  当我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我的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既为最高检领导对厉建峰家人的关怀而感动,更因为我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那个可爱可敬的“厉哥”。 

  2021年6月10日,上班后的厉建峰感到胸闷、头晕、恶心,实在撑不住了,就请假去医院做检查。检查后,医生告诉他病情很严重,强烈建议他立即住院接受进一步检查和治疗。但是因为挂念着当天还有一项提审任务,厉建峰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忍着病痛到看守所对一名嫌疑人进行了提审。经过3个多小时才完成了他人生中最后一次,也许是最“艰难”的一次提审。 

  6月11日上午,厉建峰在家人陪伴下本打算到北京就诊,但病情恶化迅速,被紧急送到蒙阴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下午1时50分,病魔夺走了厉建峰年仅43岁的生命。 

  “厉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厉建峰的身体出现异常早有征兆。2021年,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厉建峰作为员额检察官、刑事检察业务骨干被抽到专案组,主办涉黑涉恶案件。他先后办理了蒙阴县首起涉黑恶案件和一批在当地影响较大的涉黑涉恶案件。为尽快突破案件,他早晨第一个到单位,晚上经常加班到深夜,梳理案情,固定证据,一丝不苟。2021年3月,在办理王海洋案时就出现了咳嗽、胸闷等症状,在案件办理的3个月时间里,整个人瘦了近10斤。 

  同事们都劝他去查查,院工会刚好下发了体检表,安排了体检时间,厉建峰却总是说:“等这个案子办完了就去……”但是直到王海洋案判决,他也没顾得上去体检。 

  “厉哥”业务过硬,待人真诚,话虽少但都能讲到点子上,同事平时遇到法律方面的问题,他总能热心解答,给你“最优解”。“厉哥”为人低调,不爱说话。在我整理照片时才发现,他的照片真的是少之又少。我进院9年,一直从事新闻宣传工作,拍的照片不下几万张,但最终只找到了寥寥几张“厉哥”的照片,因为每次拍照上镜的时候他都“打退堂鼓”,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内心总会感到万分愧疚。 

  厉建峰就是这样一个人,谦虚、低调,却有着无穷的力量,他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厉建峰的妻子李静—— 

  他平时最不喜欢拍照片,他走了以后,我翻看了他的手机,里面除了几张女儿的照片,绝大部分都是工作的照片,一张他自己的都没有,家里有的只有一张几年前的合影。 

  我是3月30号晚上回来的,真的非常感动,感谢党和国家这么关心我们。回来的路上我顺道去济南看了看女儿,和她说了说这次去北京的情况,她是个懂事的孩子,我们娘儿俩会坚强起来的。女儿彦涵今年上大一,已经到了懂事的年纪,也知道安慰我,但是一想起爸爸,也会控制不住对爸爸的想念,因为她知道爸爸是这个世上最疼爱她的人。希望女儿能够化悲痛为力量,坚强起来,像她的爸爸那样,做一个坚强勇敢、品格高尚的人。 

  (口述/山东省蒙阴县检察院办公室科员徐魁 整理/记者郭树合) 

  易燕平(逝世前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接访来访群众 

  易燕平:您是我人生的领路人 

  我永远忘不了2021年12月9日那天,您毫无征兆地倒在了公诉席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