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他能看透所有人的心,唯独看不透自己

音乐 | Wait For Me-Lotte Kestner

麦家陪你读书

麦家说:读书就是回家。陪你读书,也是你陪我们读书。

点击深入了解君特·格拉斯

被骗上战场,写文被批判,而他却一直在玩命保持真诚

在昨天的共读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弑父凶手——奥斯卡。

尽管马策拉特尽力做一个好父亲,可是奥斯卡却从来没有爱过他。

在生死关头,奥斯卡无情地借用外力谋杀了他的养父,使自己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儿,在马策拉特的葬礼上,奥斯卡开始长大了。

奥斯卡长大的过程却不是一帆风顺的,他身体各部分骨骼都不是朝着正常的方向长。

在骨骼拉长的过程中,奥斯卡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和高热,最后长成了一个驼背的侏儒。

为了让奥斯卡得到救助,也为了逃离但泽的混乱,玛丽亚拒绝了法因戈德先生的求婚,带着小库尔特和奥斯卡投奔了在莱茵兰生活的姐姐。

在疗养院里,奥斯卡长到了一米二十三,然后永远停在了这个高度上。

出院后,奥斯卡在比尔克找到了玛丽亚和他的儿子库尔特,他们经营着一家黑市商品店。

尽管小库尔特才六岁,但他已经学会了帮助母亲做生意。

而且,小库尔特是独一无二的火石商。他有一个神秘的货物来源,但是从不泄露。

每次奥斯卡和玛丽亚的姐姐尝试逼问小库尔特的时候,玛丽亚都会出来阻止。

她喊道:“你们都是饭桶!还想破坏我儿子的买卖。你们赖以生活的,正是他辛辛苦苦挣来的。”

奥斯卡在疗养院时胃口很好,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是儿子的火石生意养活了他。

愧疚的奥斯卡拿着儿子给自己的零花钱,尽量少地呆在家里,免费去听业余大学的课程,同天主教徒和新教徒讨论集体罪责。

这个时期的奥斯卡,汲取了大量的知识,使得他更加觉得成人的世界千篇一律。

玛丽亚对于奥斯卡不做黑市买卖、还要靠他们供养的行为已经不耐烦了。

奥斯卡卖了母亲的首饰,将换来的十五条香烟堆到玛丽亚几个人的面前,跟他们换取相对安宁的生活。

战后的德国,货币崩溃,这堆香烟相当于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奥斯卡给石匠当学徒、刻墓碑。

如果没有货币改革,奥斯卡可能会经营一家中型的石匠铺,成为体面的社会人士,而货币改革使这一切成为了泡影。

更让奥斯卡沮丧的是,玛丽亚拒绝了他的求婚。

1949年,因货币改革而破产的奥斯卡接受了艺术学院的邀请,成为了一个模特。

女模特乌拉当裸体圣母,奥斯卡纹丝不动地扮演耶稣,这幅画成了当时的知名画作《四九年圣母》,在当地广为流传。

玛丽亚摆脱了黑市买卖,成为了战后的良民。

此时的她无法接受奥斯卡的职业,她用最肮脏丑陋的话辱骂奥斯卡,并表示不愿再见到奥斯卡和他肮脏的钱。

奥斯卡离开了玛丽亚的家,碰到了曾经的石匠师傅——科涅夫。

奥斯卡重新在石匠这里找到了工作,他清晨去上班,在石匠那里刻字半天,下午去当模特。

因为,他还要贴补玛丽亚和库尔特,他将这作为自己的义务。

奥斯卡过得很压抑,他渴望爱情,却得不到爱情。

让奥斯卡压抑的不仅仅是感情,还有生活上无边的愤懑。在这种心情的作用下,奥斯卡做了不少荒唐事。

同长笛手克勒普交谈的过程中,奥斯卡义愤填膺地拿起了被自己丢弃很久的铁皮鼓。

他凭借鼓声发泄了自己的情绪,通过鼓声,奥斯卡看到了自己荒诞不羁的一生。

从三岁停止成长到自己生父和养父的死去,最后回归到外祖母的四条裙子,奥斯卡在鼓声中释放了自我。

克勒普看到了奥斯卡的天赋,建议他们一起组成一支爵士乐队。

奥斯卡不能拒绝这样的提议,于是,不久之后,奥斯卡成了专业的打击乐手,放弃了石匠和模特的工作。

在奥斯卡看来,“当时的社会为一个从睡梦中惊醒的人所提供的机会是很少的

能够与克勒普组成乐队,对于奥斯卡来讲,无疑是幸福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